【津玉良言】从容一路担风雨 坚韧寸心耐苦寒社会

2020-11-21

内容提要:我出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在那个时代,父亲在大队部工作,随便一个抽屉里,就能翻出破四旧时上交的金玉手饰,古书典藉。

我出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在那个时代,父亲在大队部工作,随便一个抽屉里,就能翻出破四旧时上交的金玉手饰,古书典藉。父亲从不把注意力放在金玉手饰和绿军装红袖章的革命运动上,他常常端着一部古书,偷偷的看。我也指着书中简单的图画问东问西,因此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四大名著中的很多故事。这些让我和父亲在处理很多棘手的家族和村民矛盾的时候能够大气从容。

1977年恢复高考,师资大量缺乏,许多教师是小学毕业教小学,中学毕业教中学,教师们并不气馁,他们每周六天住在学校埋头书海,钻研教材;没有教室,村子把寺庙给学校;没有桌椅,学生们就每天自带。即使这样,左邻右舍的叔叔、姑姑、哥哥、姐姐们也空前的爱学习起来,我坐在他们身旁非常羡慕的看着,趁着他们抬头看我的时候,赶紧问一个字,默默的记在心里。没有笔,我就用硬棍在地上练;没有书,我会想办法把一切有字的东西都当成书,墙上的标语、电影的片头、有字的废纸、爸爸的帐本都是我的书;为了学好算术,我数遍了家里的每一样物品,村子里的每一棵小树。为此我认识了许多字,学会了数数和20以内的加减法。1978年,因为向往学校生活,我自己偷偷报名参加了学校的入学考试,因为成绩突出,我被破格录取。从此成了班上最小的学生。

学校离家并不遥远,可是我自小身体弱,每次上学都走走歇歇若干次才能到学校,还累得精疲力尽;那时能源缺乏,不是每晚都有电灯,经常是全家围着一支蜡烛,我写作业,爸爸看书,妈妈缝补衣裳。尽管条件艰苦,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

每年暑假,村子里大喇叭都会公布高考成绩,虽然学习条件艰苦,但是考上大学的人数一年比一年多。我们村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学子村,周边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都想方设法到我们村子里来求学。教室里的烛光常常照亮整个通宵。

1978年,三中全会后,农村实行包产责任制,五家才分到一头牛,生产工具更是缺乏,但是爸爸妈妈生产积极性非常的高。没有犁,他们就一木锨一木锨的挖;没有播种机,他们就一粒一粒的种;没有车,他们就肩扛手抱;没有镰刀收割,他们就用手拔。至今我都记得他们手上的血痕和血肉磨成的茧子。农忙的时候,父母更是通宵的工作,把小山一样的麦垛一点一点的运回家,变成一口袋一口袋的麦粒。父母愣是通过这双手,在交了公粮之后,还能使我们吃上白面馒头,家里陆续添置了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洗衣机、电视……我们村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1993年,我参加了工作,农村的教学环境虽然有了很大改善,但城乡差距仍然存在沟壑,在大学里学习到的先进技术和理论,由于硬件条件限制,无从施展。于是我把重心放在改造学生的精神世界,开展了多种多样的活动,调动了孩子们的内驱力,使孩子们爱上学习,爱上学校,我所带的班也被评为区级文明班集体。

2000年,我调整到市区工作 ,七年的教学经验对于农村孩子的见识来说,应对自如,我早已把重心转移到了管理上。到了城市,对教学的要求提升上来,要做就要做最难的,于是我着力进行最先进的系统理论探索。每天下班,忙完家务,辅导完孩子,已经子夜,这时才开始我的研究工作,因此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困到坚持不住就洗把脸。

2009年,经过五年的坚持,终于创建了完整的语文学习系统,成功地减少了80%的教学时间,教学效果却大幅度提升,使学生爱上了语文,在语文面前不再迷茫。

2016年,由于身体原因,我调整到建委工作,全新的领域,带给我的不是新奇,而是无尽的压力,都说三十不学艺,而我已是近五十的人了,和朝气蓬勃的年青人无法相比,但是不屈的性格,不允许我退缩,大不了从头学起,每天工作到晚上九点才下班,持续了五个月,我终于能够独立应对工作了。

面对生活的重压,我、家人和村里的人并没有愤世嫉俗,责骂抱怨,而是默默承受,积极付出,勇于担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离不开伟人的推动,也离不开普通民众的坚韧精神,他们的力量不大,但涓涓细流汇聚成的滔滔江海就足以支撑起国家民族的脊梁。正值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我们民众也必将团结进取,奋发图强,一鼓作气,决胜小康。 

(作者:天津市和平区住建委 郑书凤)

1
3